这时值班经理查巡到这里,他从门外看见美芳正在换衣服,当他看见美芳身上的捆绑痕迹,他就明白了美芳喜欢受虐。他故意大声问道:“是谁呀,天这么不好还不快回家呀。”美芳赶忙换好衣服,出来说道:“王经理是我,我家里来了老乡住不下了,我想到单位住一宿。”“噢,是美芳呀,好吧你就住下吧。不过你吃饭了吗?”“还没有。”“小姑娘不吃饭怎么行,你收拾好了我们到外面吃饭去。”“王经理您去吃吧,我不想吃了。”“那怎么行呢,人是铁、饭是钢,我们一起去。”美芳无奈只好跟着王经理走了。王经理带着美芳到了一家饭馆,两个人一边吃饭,王经理一边问寒问暖,使得美芳很是感动,渐渐地失去了戒心,两个人吃过饭后,王经理提出要回趟家拿充电器,这里离他的家不远,拐过两个路口就是,美芳连想也没想,就跟着王经理来到了他的家中,等美芳一进了他的家,王经理就露出了邪恶的面孔,他肆意的搂抱、揉搓美芳娇小的身体,美芳惊得大喊大叫,王经理说道:“你个小骚货你叫什么,你当我不知道,你喜欢被男人捆绑玩弄。”美芳双手抱在一起,护住娇小的身体,“王经理求求你,就放过我吧。”王经理不管不顾地揉搓着美芳娇小的胸部,“小骚货,我早就注意你了,你经常穿着丝袜诱惑男人,有时你上午穿的是长筒丝袜,下午再回来就换成了肉色短袜。你喜欢被男人捆绑着玩弄,你的手臂上经常会留下被捆绑的痕迹。我说的对吗?”“王经理求求你,放过我吧。”美芳苦苦地哀求着。“放过你,好啊,不过你让我玩一次,我就放过你。”王经理的魔掌再次伸向美芳,美芳拼命地抵挡着,并大叫起来:“快来人哪,救命呀。”王经理的大手捂在了美芳的嘴上,“小骚货,你就再喊也没有人听见,这一层楼都是我的家。”王经理用他肥胖的身子压住了美芳,他从腰间抽出了皮带,用皮带把美芳的双手绑在了身后,接着他拉下了美芳的裤子,“真是骚货,在裤子里还穿着长筒丝袜。”王经理用手撸了撸短小的阴茎,等它完全硬起来,就把它从美芳的身后插了进去,美芳一边大哭着,一边无奈地被王经理奸污着。五六分钟后,王经理在美芳的身上射精了,他从美芳身上下来,美芳哭着说“你放了我吧。”王经理揉搓着美芳的小乳房,“小美人,你再让我玩两次。我就放了你。”“你混蛋,你不是人,快来人呀。”美芳大声叫骂着。王经理脱下了美芳脚上的丝袜,他把一只丝袜塞在了美芳的嘴里,用另一只丝袜勒在美芳的嘴上。美芳嘴里塞着丝袜再也叫不出来了,王经理拍了拍美芳的脸,“小美人,好好在家等着我,我去去就来。”说完他就走出了房间,被捆绑堵嘴的美芳,心里这个后悔呀,真不该和大姐二姐怄气离开家,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美芳使劲挣扎着,可是捆手的皮带,紧紧地反绑着她的双手,一点都动不了。美芳挣扎了有十几分钟,王经理提着一个黑袋子回来了,“小美人,等急了吧,我回来了。”他从袋子了拿出了一捆棉绳,和几双长短丝袜。“小美人,我们现在换一下装束。”说着他解开了美芳手上的皮带,他用棉绳把美芳重新捆绑起来,美芳反抗了没几下,就被王经理紧紧地捆绑起来,王经理又给捆绑起来的美芳穿上了黑色长筒丝袜,“真不愧是个小美人呀,穿上丝袜就更骚了。”王经理最后从袋子里拿出了一盒药,原来是伟哥,美芳早就知道此药,它是专为那些阳痿和性交时间短的男人用的。王经理吃了一粒伟哥,过了一会等到药力发作,他就再次把他短小的阴茎插进了美芳的体内玩弄起来。真是好药好疗效,这次王经理玩了有三十来分钟,当他再一次在美芳身上射精后,他非常满意,他也不给美芳松绑,就搂着被捆绑起来的美芳呼呼大睡。美芳被王经理捆奸了两次,她不但没有兴奋的快感,反而被他弄得十分难受,反绑在身后的双臂,就好像是快要折了一样疼痛难忍,她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塞着丝袜的嘴里发出‘呜呜’地叫声。“小骚货,你不睡觉想干什么?”王经理用手抓着美芳的小乳房,一边揉搓一边问道,美芳用塞着丝袜的嘴,冲着王经理‘呜呜’地叫着,王经理说“小骚货,我给你把丝袜拿出来,你可别再叫了,要不我再给你堵上。”美芳冲着王经理点了点头。王经理给美芳解开勒嘴的丝袜,又从她嘴里拿出了堵嘴的丝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