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奎躺倒在颖儿的身边,他给颖儿解开了绑手的袜绳。颖儿活动着绑麻了的手臂,仲奎在一旁给她轻轻做着按摩。“仲奎,对不起,没能满足你。”颖儿倚在仲奎的怀里说到。“颖儿,我能遇见你觉得很幸福。不知怎么,就好像是有新婚的感觉,又好像我们是在恋爱,又好像我们是多年的夫妻。”仲奎真心地说道。“我好像也有点怪怪的感觉,虽然我们只是认识了两天,你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多年的恋人,又好像是分别多年的情人,更像是一只飘零的小船,终于进入了安全的港湾。仲奎,我想是爱上你了。”“颖儿,我也爱上你了。让我来关心你,照顾你,呵护你吧,我是真心的。”“仲奎,你不嫌弃我是个应招女,别坏了你的名声。”“不怕,我失配偶你单身,你不嫌我年纪大就行。你要是想过清净日子,我把你带到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好吗?”“我不是在做梦吧。仲奎,只要你不嫌弃我,我就把我的一生都交给你。”“我发誓,我要是对颖儿不好,让我不………”仲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颖儿用小手捂住了嘴。“仲奎,你别说,你别说了。我知道你会对我好的。”颖儿在仲奎的怀里抽泣起来。“我发誓会对你好的。”仲奎动情的搂住了颖儿,轻吻着颖儿脸上的泪痕。颖儿停止了抽泣,“仲奎,我听妈咪说你把我包下了,是真的吗?”“当然是真的了,钱我都打到卡里了。一会交给她不就行了嘛。”颖儿一骨碌爬起身来。“仲奎,你要是真有钱就把我赎出去。当初我父亲有病借了会馆四十几万,我自己已经还了十几万,还差三十万。你包我每个月就十几万,还不如一次性都给他划算。这样我立马就能和你走。”“你怎么不早说,多大点事呀。”仲奎用手指轻轻地刮了颖儿鼻子一下。“人家才认识你一两天,有些说不出口。容易让人误会是为了骗钱。”颖儿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那好,我有个条件你得答应我。”仲奎神密地对颖儿说道。“你说吧,什么条件。”颖儿一愣她满脸疑惑地说道。“那你可听好了,不许反对。”仲奎突然扭住颖儿的双手,用丝袜将它们反绑起来,仲奎一边捆绑颖儿,一边对颖儿说:“我的条件就是再把你绑起来玩一次。”“讨厌,你刚才把人家捆起来奸污了两次还不算,还要捆绑我再奸一次,我都被你玩得受不了了。呜呜。”仲奎不等颖儿把话说完,就用丝袜堵住了她的嘴。仲奎把颖儿的双手绑好之后,他不顾颖儿的反对,径自对颖儿奸淫起来。颖儿没有办法,双手被紧紧地反绑在身后,嘴里塞着丝袜,她只得扭动着被绑的身躯,迎合着仲奎对她的奸淫。又是疾风暴雨似的二十多分钟,仲奎再一次在颖儿的丝袜腿上射精了。颖儿被仲奎奸的瘫软无力,她一动也不想动了。仲奎也累得躺在颖儿身边。过了好一会,仲奎才爬起身给颖儿松了绑,他轻轻地吻了颖儿的额头,“等着我宝贝,我去找馆主赎人。我很快就回来。”说完仲奎穿好衣服走了出去。“仲奎,你快点回来,我等着你。”颖儿也一骨碌身爬起来。仲奎回过头来冲着颖儿笑了笑,就走了出去。仲奎先是找到了朋友崔社长,他把要给颖儿赎身的事对他说了,崔社长反过来劝说仲奎,好女孩有的是,何必为一个小姐劳神费力。仲奎对崔社长的好意表示理解,但他心意已决执意而为,特请崔社长帮忙。崔社长见此情景,只好鼎力相助,他把罗英子找来,把年先生的意思对她说了,请她约见馆主。妈咪吃醋地说道:“你看看人家年先生,真是个有情有义之人,他才和小花交往两天,就能给小花赎身。我跟了你都两三年了,你还不和你的老婆离婚。”“你就别跟着添乱了,快去办事吧。”崔社长说道。经过崔社长和妈咪的斡旋,馆主也十分爽快地答应了。仲奎替颖儿付清了所有的欠款,并给了馆主两万欧元的损失费。就这样他拿到了颖儿的借据和立约。再说颖儿自打年先生走了之后,她就穿好衣服,整理好丝袜和袜绳,她发现仲奎带来的小包里,还有两个大淫具,一个是带皮带的,颖儿知道这是给女人用的,另一个是个电动的淫具,颖儿打开了开关,淫具的大龟头来回转动着,淫具的茎身也是不停地震动着。“坏家伙,他捆绑着玩我,还嫌玩得不够爽,又要用这东西来玩我。真是的。”颖儿一边想着,一边把东西放进了包内。她带着小包回到了她的休息室,本来她要去洗她和仲奎玩过的丝袜,但是她不知仲奎为她赎身的事情办得怎样了,颖儿的心里很乱,她把带有精液的丝袜放在柜子里,躺在床上等消息。颖儿躺在床上想着,她在会馆里上班有四五个月了,玩过她的男人,也有百十个了,男人的好坏她还是看得出的。虽说仲奎每次都捆绑着玩她,但他从来都不伤害她,再说她看得出仲奎是个好人,她愿意跟着他。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仲奎回来了,他一进房间就扑到颖儿面前,抱住颖儿的头吻了起来,颖儿都来不及问话,就被他吻在嘴上。等仲奎吻够了,他从口袋里拿出了颖儿的借据和立约,把它们递给了颖儿。颖儿把东西接到手里看着,两串晶莹的泪珠流了下来。仲奎一把把颖儿搂在怀里,颖儿顺势伏在仲奎的怀里痛哭起来。仲奎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默默地搂着颖儿的身子,让颖儿尽情地释放着心情。等过了一会,颖儿停住了哭声,仲奎才从口袋里拿出了手帕,他轻轻地帮颖儿擦拭着满脸的泪水。“好了,我们该走了。”仲奎把颖儿抱了起来向外走去,“你把我放下,我自己走。”颖儿嗔道。“不放下,我怕你跑了。”“你天天捆绑着我,我还能跑得了吗。”颖儿双手抱住仲奎脖颈,低声在仲奎的耳边说着。“那我现在把你绑出去好吗?”仲奎说道。“不要,让人家看见,太害羞了。”颖儿着急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