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大家听完美芳的讲述,不禁为美芳捏着一把汗,“都是我不好,我要是不把三妹气走,她也不会沦落到王经理的魔掌中,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都怪我,我真是该死。”如燕抱着美芳大哭起来。“不,大姐,是我不好,是我不听你和二姐的话,才有这样的结果,我下次再也不了。你和二姐原谅我吧。”美芳扑在如燕的怀里痛哭起来。“你们别哭了,想一想该怎么办吧,那个混蛋要是报案说美芳伤害,美芳就得进班房了。”我着急地说道。这时秀清说道:“大姐,海涛,三妹,你们别急,过两天我去三妹的单位,去探一探虚实。”“好吧,我们就听秀清的,现在只有她的头脑最清醒。三妹你快去洗一洗,和你的涛哥一起睡,我和你二姐一起研究一下对策。海涛,三妹受了不少苦,你好好地爱抚爱抚她。”如燕说完就和秀清去了另一个房间。美芳去了浴室,我躺在床上等着美芳。过了好一会美芳才从浴室里出来,她来到床上躺在了我的身边,身子扭向了另一边背对着我,我从后面轻轻地抱住她,美芳轻轻地挣扎着,“哥哥你别碰我,我脏。”我把头贴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道:“美芳,我爱你,我不嫌弃你。再说了,这不怪你,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细心的呵护你、爱护你,才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美芳蓦地回转身来,她眼含热泪,用小手捂在我的嘴上,哭叫着说道:“好哥哥,你别说了,都是我不好,我要是听大姐和二姐的话,就不会这样了。”“好了美芳别哭了,从今往后我要加倍地疼你、爱你,再也不让你受一点委屈。”美芳擦干了眼泪,她起身对我说道:“哥哥,我被那个混蛋奸了两次,为了逃跑我又给他做了手淫、脚交和口交,他在我的身上射了五次。现在求你玩我吧,求你把我狠狠地绑起来奸污我吧,我要把给他做的,都给你做一遍。”说着她拿起了袜绳递给我,我按照她说的把她紧紧捆绑起来,美芳仰面躺倒在床上,张开了穿着白色长筒丝袜的双腿,“哥哥,你套上丝袜使劲地操我吧。”我在阴茎上套了一双肉色短袜,再给它戴上安全套,随后我把套着丝袜的阴茎,插进美芳的体内顶动起来,美芳两条穿着白丝袜的小腿,紧紧地交叉夹住我的腰,迎合着我对她的奸淫。我在美芳的身上玩了二十几分钟,我怕美芳受不了,就从她的身上下来,美芳说道:“哥哥,你把套袜的阴茎放在我反绑的手里,让我用反绑的双手给你手淫。”我听从了美芳的话,把粗大的套袜阴茎塞在她反绑的手里,美芳用她反绑着的双手一上一下地撸动帮我手淫。我则是从她的身后抱紧她的身体,双手抚摸着她一对娇小的乳房揉搓起来。我肆意地玩弄着她的乳头,亲吻着她白皙的勃颈,美芳被我弄得呻吟起来,她紧紧地握住我套袜的阴茎使劲地撸动着,我也被她弄得十分受用,不一会在美芳的不停地撸动下我射精了。我躺在床上从阴茎上取下了占有精液的丝袜,美芳拖着反绑的双手,俯下身子一口叼住我的阴茎吸允起来,美芳大口大口地吸允着我的阴茎,不一会在她的吸允下,我的阴茎再次地勃起了。“哥哥,你套上我的白短袜,再使劲地奸我、玩我吧。”我听从了美芳的话,在我的阴茎上套上了美芳的白色花边短袜,我又在套着白短袜的阴茎上套了安全套,我挺起套着短袜的阴茎,从美芳的正面插了进去,美芳把她的一只白丝袜脚伸到了我的嘴边,我一口咬住了她的丝袜脚,一边使劲地奸着她的阴部,一边玩弄她的小乳号。美芳被我玩得大声淫叫起来,我拿起一双丝袜正要堵她的嘴,美芳大叫着“哥哥,你用刚才射精的丝袜堵我的嘴,我要吃你的精液。”我只好拿过刚才射过精的丝袜,把它塞在美芳的嘴里,美芳的嘴里发出了愉快的叫声。刺激,太刺激了,我抱着美芳被反绑的身体,把她翻转过去,我不敢再看美芳那淫荡的表情,生怕一时控制不住又要射精了。我趴伏在美芳的身后,一边抽动着套袜的阴茎,一边揉搓着美芳的小乳号,美芳则是用反绑着的双手,抚摸我的胸膛和皮肤。我使劲地操弄着美芳,但又不是很快地抽插,我慢慢地抽动着套袜的阴茎,使我粗大的套袜阴茎,在美芳狭小的阴道里,充分地摩擦着,使得美芳流出了大量地淫水,润滑着她狭小的阴道,也使我玩得更加地滑快。美芳扭动着反绑的双手,塞着丝袜的嘴里发出了呜呜地叫声。她这是在提醒我,她的高潮快要来临了,要求我快速地抽插套袜的阴茎使劲地奸她。我双手扶在美芳的腰间,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猛烈地撞击着美芳的身体,套着丝袜的大阴茎使劲地朝美芳的阴部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