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期间上了当年的班花,这听起来很玄幻、很小说的事情,却于2014年春

  节期间实实在在发生在我身上,这绝不是小说,绝不是虚构,而是真事!

  过年期间不用上班了,闲着在家无聊,就在微信里面把以前的同学都加一遍

  (都有QQ,但相互之间都几乎没聊天了)。把有QQ互友的人都加个遍之后也就淡

  忘了这件事了,没想到这个纯粹是打发时间的举动,没想到后来竟带来一段艳遇。

  当天晚上微信上收到一个信息,我一看,居然是当年初中、高中的班花。当

  时初中我坐她旁边,相互都有好感,但年少脸皮薄,谁都没捅破这层纸,到高中

  就不同班了,她谈过一个男的,后来大学异地了,她又谈了一个男的,毕业后嫁

  给了一个公务员(有房、有车、有前途),自她结婚以后大家便断了联系,毕竟

  诸多不便。

  她发过来的信息居然是说,我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了……不明就里的我跟

  她慢慢聊起来了。原来所谓的她最需要的时候,是她和她老公闹矛盾了,她昨晚

  发现她老公有小三,然后今天闹了一天,现在心里痛苦的要命,不想呆在家,一

  个人在轧马路,没想到打开微信的时候发现我加她了,她说每次她遇到不开心的

  事,我都会那么碰巧的出现、陪伴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次也是这样。

  微信聊了个把小时,她想我出去陪她坐坐。本来大年二十九的,家里很多事忙,

  但想着是当年的女神,也就答应了。

  在约定的时间到了约定的地点,等了5分钟不到就见她来了,由于今年过年

  粤南地区温度都较高(20度左右),她穿得也比较单薄。还是当年那一袭光亮柔

  顺的长发,清秀的面孔,一件袖子和肩位是蕾丝的韩版衬衣,一条丝质超短裙,

  黑色丝袜,加一双白色的高跟单鞋。高挑的身材配上时尚的打扮,虽不如年少青

  葱,却多了一份少妇的运维,可惜淡妆掩盖不住泪痕,貌美遮挡不住心倦……

  在附近找了一个大排挡,随便点了几个菜,本来吃过晚饭就不饿,加上她也

  根本没心情吃,所以几乎都没吃,过了一会儿,她居然主动叫了几瓶啤酒(她以

  前几乎不喝酒的,据我所知她以前酒量不怎样,工作又是不需要应酬类型的,更

  没有锻炼的机会),霎时我隐隐产生了邪恶的念头。

  恶念既生,当然就附和她的倾诉,责备她老公的不是,并鼓励她喝酒。听她

  倾诉才知道,她老公跟她是同一个国家单位的(我跟她老公只见过一面,婚礼都

  没去,你们懂的,谁愿意见着自己喜欢的人穿婚纱,新郎不是自己),在她老公

  的追求下,她虽觉得他思想有点自私和幼稚,但毕竟有车有房,生活再坏也坏不

  到哪,就嫁给他了(总感觉是嫁给他的房子和车-_-!)。

  结婚这2年来,一开始还挺甜蜜的,但后来事情就发生了:他老公是国家单

  位里面把关的职位,所以挺多人走关系的,有一次一个半老的富豪带着他的老婆

  (据他老公跟她坦白,那富豪68,女的21)找人搭桥跟他朋友,托关系办点事,

  后来富豪有事出国,事情就由他老婆办,一来二去,几顿饭几杯酒下肚,就睡到

  床上了,估计也是老人家喂不饱小女孩,而如花美女又总招蜂……慢慢的,从肉

  体上的发泄,到了感情上的依靠——毕竟一个就结婚已久,审美疲劳;一个就老

  公天天事忙,生活空虚。

  后来她发现老公每晚总是捧着手机发东西,又神经兮兮不给她碰手机,就起

  疑心,最后就趁老公洗澡,进去手机看了,才知道自己猜得没错,吵了一天之后,

  她老公也坦白,说对着她对腻了,心已经在小情人那,如果她愿意的话,可以继

  续维持一头家,但不能妨碍他跟小情人的生活,甚至把小情人带回家过夜她也不

  能干涉,如果不愿意的话,可以马上离婚,当然所有财产都不会给她(面对这样

  的无理提案,我都想抽她老公2个耳光)。

  她是有心卖醉浇愁的,所以随着倾诉,慢慢就趴桌上了,开始还有一句呓语,

  后来推都没反应了。虽然天使和恶魔的斗争中,天使暂时占上风,但我确实不知

  道她家在哪里,而且这种情况下,有个男人把一个不省人事的她送回家,她老公

  也肯定误会的。于是我就埋了单,托着她,在附近的7天开了个房间。

  把她放到床上后,我坐在旁边的凳子喘气,虽然她只有90多斤,但我也25了,

  不是年轻小伙子了,还是有点累。喘过气,抬起头就看到衣衫不整的她(大家都

  知道的,人从托着、半抱着的姿势扔床上,衣衫肯定会乱的),衬衣头2个纽扣

  开了,衣服向一边歪着敞开,露出了香肩和大半个乳罩,超短裙也掀起来了看到

  超薄黑丝下面的玫红内裤,一只高跟鞋掉落地上……

  如果这个时候天使还能战胜恶魔,那我就真的是柳下惠了!

  我颤抖的手慢慢触碰到她穿着丝袜的大腿,好真实的感觉啊,好滑!然后亲

  亲用力,终于整只手都摸到她的大腿了,不,应该说是捏!然后顺着大腿向上慢

  慢的摸,不是不敢快,是不舍得快,渴望这感觉太久了!虽然这几年也不是没碰

  过女人,但这个女人跟其他女人不!一!样!

  经过了不知道多久的漫长岁月,终于碰到那柔软的小丘陵,虽然隔着内裤和

  丝袜,但依然感觉到那故温热。我用右手手指对着那片柔软慢慢的打转的同时,

  左手从敞开的衣服领口伸了进去,直接进入乳罩的内部,抓着那个小白兔轻揉,

  让她在我的魔抓下变形、扭曲…

  我迅速剥下她的衣服和乳罩,一双美丽绝伦的坚挺玉乳一下就冲破束缚,蹦

  了出来。她保养得很好,玉乳十分白嫩丰满,发育的非常匀称高耸,乳沟深深的

  十分明显,坚挺无比。乳白色的山峰上镶嵌着两颗粉红色的乳头,不知是否刚才

  的挑逗,乳头已经充分勃起,甚至微微上翘,仿佛在示意着什么。而白皙的乳房

  在房内明亮射灯灯光的照耀下甚至可以看到一根根充血的静脉。

  我再也忍不住,顺序把她的短裙、丝袜、内裤一起往下拉,马上看到被稀疏

  的黑黑阴毛包裹的私处在早已湿润的半透明的玫红色内裤以及超薄的黑丝的衬托

  下更显性感,在引诱我既然揉她!这副情景让我鼻孔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我迅速的脱掉衣裤,只剩下内裤被涨得发痛的小弟弟高高顶起。一只左手抓

  住她修长的左腿,右手猛的抓住右边的玉乳,猛捏几下后索性就脱掉她的裙子和

  内裤,而又帮她穿回丝袜和高跟鞋,因为我很想像A片那样,让她像女优那穿着

  丝袜和高跟给我狠狠的干!

  这下她美丽的娇躯完全裸露在我面前。丰满的玉乳性感的向上翘起,在稀疏

  阴毛保护下的已经被揉的红红的阴户完全暴露在我面前。我用右手按住她的纤腰,

  伸左手食中两指从在洞口沾了点刚分泌出来的淫水,一下就插入阴道,跟着在密

  洞里上下揉动。阴道内酸痒感觉刺激着昏醉的她,她嘴巴微微半开,时快时慢的

  透出一两声呻吟,左右腿轮流微蹬……

  这一下更增加了我的征服欲,我一边用双手狠狠的将她因刺激蹦紧的纤腰向

  床压下,使玉臀高高向上翘起,一边急忙脱下自己的内裤,21cm的小弟对准玉穴

  一下就插了下去,可是未完全性起的阴道口又小又窄,一时间却插不进去,大龟

  头像小拳头一般插在玉洞口,将玉门分成两半,阴埠高高隆起,好看极了。逐渐

  的龟头上清楚地感到玉洞为了适应外来物已经湿润,还有淫水不断流出,顺着会

  阴留到玉臀上。看来是一个水极多的女人!

  我的大龟头被她的阴门嫩肉紧紧夹着从鸡巴传来一阵阵舒爽之极的感觉,再

  也不想忍耐,我深吸一口气,双手按着她的纤腰向下一压,绕过她大腿的手臂更

  大幅度的支开她的双腿,让她的玉洞更容易接纳我,然后腰用力狠命一挺,只听

  「扑哧」一声,小弟弟立刻破瓜而入骚穴,大龟头直抵花心!

  随着这一下插入,她紧小的阴道立刻被我小弟弟分成两边,阴埠高高隆起。

  她的小穴又小又窄又浅,小弟弟只进了一大半就到达底端。我感到阴道真是十分

  紧密,阴壁嫩肉紧紧的抓着我的小弟弟,阴道口象一张小嘴一样一张一翕吮吸着

  我。阴道内虽然很紧但十分湿润,热热的十分温暖,好美的小穴呀!!我迫不及

  待的两只大手从猛抓猛揉她又大又坚挺又有弹性的玉乳,手指还不停地揉两个早

  已硬得象石头的乳头!

  随着这刺激,阴部的淫水还在继续喷涌着。她梦呓中不禁呻吟出来,估计她

  睡梦中都感到一个热大的东西一下子从自己阴道内拔出来,一个大龟头堵住自己

  那张开的阴门,紧接着就又捅了进去,自己的阴唇涨痛着产生了又一阵强烈的快

  感!

  我看到她的两片红润的阴唇竟然张开了。从中喷涌出一股白色的液体,流到

  了她身下的床单上,白嫩的身体扭动着,哪里还忍的住狂热的性交欲,蘸着那热

  乎乎的爱液便把自己粗大的龟头抵在她的花心上,阴道虽然在喷涌却仍然是狭窄

  的,我把那粗大的龟头一下下进进出出抽抽插插地抽动的她的阴道里,看着那红

  嘟嘟龟头很快就被白色的液体包围了。她那红润的阴门随着他的抽动在一开一闭,

  真是十分的动人景象。

  我兴奋地把那粗大长耸的小弟弟一下又一下顶进了她那狭窄的阴道里,感觉

  自己那坚硬的小弟弟顶进了那夹紧的阴道里,紧触的感觉和她不知道是酒上脸还

  是性奋红晕满脸的娇态真是太动人了,我每抽动一下都很激烈,插就插到底、直

  抵她那紧合的阴道深处,抽就转着圈的抽出来,直抽到龟头顶触在那鲜嫩的阴唇

  上。不知道是装睡还是梦中春意懂,她那两条修长的大腿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夹紧

  了,战栗了。

  看到此景,我小弟弟不禁更加的壮大起来,低头看着自己那灼热长耸的小弟

  弟正从她微微翘起的阴皁一下下挺搅着美妙的阴毛柔嫩的阴部,一下子从少女那

  流水如泉的阴道内抽了出来,从根部到龟头足有二十好几厘米,带着她黏稠的淫

  液把当年女神那火红的阴唇都翻了出来,足足抽了半个小时,淫液顺着她那白净

  的屁股和大腿流到了床单上,床都湿透了一片。

  她不知是醉是醒的,也带着压抑的呻吟着,丰满的玉臀向上猛挺,白净的臀

  部绷紧了使自己娇柔的阴部追逐着我那长耸的小弟弟。我更是性欲狂发,两手粗

  暴地握住她那十分丰满勃起的雪白玉乳,象揉面一样狠揉着,只觉得那股动人的

  感觉在自己那小弟弟上慢慢扩散,强忍越来越猛烈的快感。

  突然的,我感到她的双腿断向后乱蹬,屁股向上猛挺(这能让花心与龟头顶

  的更紧),玉手死死抓住地毯,粉臀狠命摇动,而阴道内淫水象决了堤似的从阴

  壁嫩肉上流了下来,阴壁嫩肉紧紧的抓着我的小弟弟,阴道及全身不停的痉挛抽

  搐,她要丢了!

  我赶紧左手绕过粉颈,从背后紧紧搂住她,大龟头死抵子宫。果然她的花心

  突然象长了爪子一样抓住我的大龟头,猛烈的一吮一吮向了吸了三四下,「啊…

  …」她叫喊着,一股又浓又烫的阴精从花心深处喷了出来,热热的喷在我的大龟

  头上,连续喷涌了7、8秒钟!达到了高潮!!

  我那粗大的小弟弟插在那夹紧热润的阴道中,又被处女一股热热的阴精迎头

  一浇,再加上右手中握着那丰盈白嫩的乳房,真是万分消魂。大龟头顶在花心上

  被这又多又浓的处女阴精一淋真是爽呆了,没想居然能让女神丢精,心想今天真

  是享尽人间艳福,当年的女神不单姿色不减当年,而且下面更是一个名器,今天

  一定要插穴插个够!!

  这时我的小弟弟紧紧的插在她嫩穴中,尽情享受阴道的温存。借腰力不断转

  动以让小弟弟转磨阴壁,大龟头顶磨着花心。这一招果然有效,她阴道内很快淫

  水成灾,凤眼半张,嘴中呢喃:「要……我想要……我想……好痒……给我……」。

  我把小弟弟从尽头退出,低头一看,见上面沾满淫液,立刻双手按住细腰,

  挺动小弟弟以快马射箭之式狠命插穴,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啊……啊……不要啊!……啊,要!啊……啊……啊……」她的叫声让我

  兴奋,越插越猛,越插越烈!看着她粉红色的阴壁嫩肉不断随着自己的黑大分身

  翻出推进,感觉抽插紧密小穴真是舒爽无比。

  她的玉穴本已泛滥成灾,如今我又加速大干,立刻看见玉门穴口冒出泡泡,

  她虽然仍喊「要」和「不要」,却又发出如释重负的娇吟,不等我攻击,她就已

  经迫不及待的将玉门凑上挺动与我的阳具紧密结合,挺,再挺,再挺,一时间房

  间里只剩下「扑哧、扑哧」的猛烈交合声,和她的叫喊声。

  我此时小弟弟涨的难受,拼命向上耸动屁股,狠狠的在她的玉门蜜洞抽插,

  这一下下狠插,可说是直捣花心,记记结实,看来把她弄得全身滚烫火热,娇颜

  红云满面,雪白的肌肤因为兴奋而呈现粉嫩的粉红色光彩,更不时的娇吟出声道

  :「啊…啊!……你……你这个坏人,你好……狠……好……大,不要……啊…

  …死了!不……不要了!快……啊……拔出了来……我……我……不行的……快

  ……啊……人家……还是……第一次被…搞到高潮…你,不要!……但是,啊…

  …好快活……」最后三个字几乎难以听清。

  感觉到第二次龟头被浓浆淋了个透彻,我也不在强忍,使最大的速度与力度

  进行抽插,经过百来下的冲击后,我终于抵住她的花心喷出了我的千万子孙。

  爆发完之后,我趴在她身上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不知多久,感觉被人推了

  个翻身,从她身上摔到床上,醒了,看到她幽幽的坐了起来,一付出神的样子。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她先开了口:「这次不离婚都不行了,谢谢你断了我

  的后路」说着说着留下两行热泪。

  唉,妈的,我都干了什么,她老公对不起她,现在我又把她上了让她对不起

  她老公,这不就明让她非离婚不可嘛。

  当我还自怨自艾的时候,突然感觉小弟弟一热,给一湿热的东西包围着,居

  然是她含着我那疲软的小弟弟(上面还有精液和她的淫液的啊!!!),她抬头

  嫣然一笑:「这是我第一次帮男的口交,不舒服要说啊」(笑话,第一次就第一

  次,什么第一次帮男的?难道你还帮过女的啊?),她舔了一下我的慢慢硬起来

  的小弟弟,「既然都发生了,我也破罐子破摔了,你是第一个把我搞出高潮的人,

  你不知道他比你可差远了,5分钟就结束,我才刚有感觉他就已经完事了,不像

  你……」

  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细说了,总之第二天早上我是双腿发软的走出7天酒店的

  ……